人力 > 人力资讯 > 海外派出员工学习工作心得分享之吴哥故事

海外派出员工学习工作心得分享之吴哥故事

吴哥是东南亚最想去的地方,也是在新加坡最后一次出行的目的地。之前听台湾学者蒋勋主讲的《吴哥之美》,对吴哥的文化来龙略有了解。到了现场,除了那些知晓的震撼和感动,有很多意外的故事。
水上浮村
吴哥之行从洞里萨湖开始,这里是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,通湄公河,是滋养柬埔寨人的生命湖。原本这里是看日落的佳处,晴朗的傍晚,据说水天一色,美轮美奂。可惜现值雨季,云很重,不见日落,但青沉的天空依然很美。湖水由于雨季搅动是浑浊的黄色,水天鲜明。伴着小船轰鸣的马达穿过水道,两边是密集的水上浮村。大多是越南人家,漂泊在他国的水域上。司机说因为内战时越南曾帮助过现在的政府军,作为回馈,政府允许越南人生活在此,但他们不许上岸进城,最多可在水边停靠,上岸收集些木材之类。旱季他们生活在湖中央,因为雨季风浪大,为安全都搬迁到靠近岸边的地方。一路可见小船拉着大大小小的船屋搬徙,每年都会如此往复。据说湖中有一所联合国捐建的小学,给浮村的孩子上课,这次不知去向了哪里。问司机什么越南人选择在这里漂泊而不是选择回自己的故土,他也说不上来。也许背后是一个复杂辛酸的答案。浮村包含了他们所有的衣食住行,来往小船很多,有的打渔,有的运输蔬果和生活用品。越南人家就在水上与当地人交易。同是水屋,也能看出差异,有些简陋,有些设施相对齐全,还能自己发电,按上了电视和简易的天线。遇见游客,他们会划船过来,希望能购买他们船上的商品。司机说这带的越南人家有800户,直观的感觉似乎不只这个数字。有些悲悯,但看见孩子在岸边的草地上踢球,女人在水边仔细梳妆——生活中总是有乐的。
巴肯日落
10世纪初真腊王朝决定从地势较低的罗洛斯地区搬迁到巴肯山建国,继而开始了四五百年的盛世,创造了吴哥让人惊叹的文明。当时巴肯山被称为百塔山,有108座,而今天上山能见的仅仅残剩不多的台基和塔身。因为是制高点,穿过茂盛的丛林,可以看到小吴哥。开阔的视野让巴肯山日落成为吴哥旅行中不可错过的一项。5点上山,不大的台基上已满是人。雨季能看到日落的机会不多,当日还不错的天气吸引了越发多的游客。当年在此建国的君王,应该想不到千年后会有这么多的外族人在此等待他们疆土上的日落。云还是不少,中间一段太阳进了云中,以为就此结束,有些小失望,不少人离开了。没想一小会后,太阳又从云中穿出,再缓缓消失在地平线,染红天际。很多时候耐心都非常重要。
一小插曲,同去的女生因为穿的吊带,被拦住不准上山。正打算去边上的市场买个披肩,管理人员暗示给他钱。往山上走了一小段,偷偷塞了1美元,放我们过去了。类似情况在柬埔寨很普遍。早听说海关的人员很多会向专门针对中国人索贿,这次同行的同事也有遇到。也许因为中国人日常也习惯了这种方式,只是这里更加直白和原始一些。我们不该助长这种趋势,更应有些反思。
树石因缘
 塔布隆寺在吴哥已修复保护的寺庙中是很特别的一个,不仅仅因为曾今在此拍摄了《古墓丽影》,更因为它有别其他的保护方式。柬埔寨经济贫困,吴哥这一人类文明的共同财富自发现以来,当地政府并没有能力对这些寺庙进行研究和保护。柬埔寨独立后,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统领下,由多个国家和组织认领其中的庙宇,重点进行研究修复和日常维护,比如小吴哥由教科文组织管理,罗洛斯群交给了德国人,法国人维护巴戎寺,中国负责修复了周萨神庙和茶胶寺。而负责维护的塔布隆寺的是印度。吴哥城从15世纪被遗弃到19世纪被再度发现,时隔四五百年。东南亚的雨林气候,让所有的建筑都被湮没在荒烟蔓草中。尽管都是砖或是石头的建筑,也已经被茂盛的树木根枝或包裹,或肢解,或挤压坍塌,大多是一片废墟。为了让人能了解当时吴哥的建筑和文化成就,尽管方式有所差异,大多数国家采用恢复原貌的思路。砍掉包裹建筑的枝杈,根据形制的研究,补充一些构建,将建筑有支承修复起来。而最懂因缘的印度人,则不愿意隔断这五百年树与石的缘分,既然发生了,就应该展现和延续。他们的保护理念是没有大规模的砍去树木和修复庙宇,仅对树木进行了修剪和控制,保证不再继续破环。对于现存的建筑,也是不断的加钢结构构件进行支撑,防止坍塌。看似没有重修工程,这种维护的成本其实更高,需要长时间不断的观察,研究和保护。也正因为如此,今天我们可以在塔布隆看到各种“树包石”,“石包树”的场景和因缘。
1/2000
狭义上的吴哥窟其实就是“小吴哥”,也就是英语说的“Angkor Wat”,它是真腊盛期国王苏耶跋摩二世的陵寝。完整的曼陀罗形制,递进的流线空间,精致的雕刻,形成了吴哥印度教建筑的集大成之作。主体底层有两层回廊,内侧的壁画描绘的是印度教最伟大的两部史诗《摩诃婆罗多》《罗摩衍那》中的故事。有学者正在研究,是否能吴哥寺壁画与史诗里的故事完整对应,描摹下来做成绘本。另一惊叹之处是整个建筑中密布了各种姿态的印度教女神——Apsara的雕像,据说有近2000座。这些“女神”在现实中就是当时皇宫的宫女,她们的头饰、服饰、表情、身态、动作都各不相同,很多细节甚至表达了她们之间细腻的情感。当时雕刻的工匠应该是有跟她们一起生活,才能观察和表达的如此细致。在蒋勋的节目中讲到,这些女神像虽然都是微笑的,但都克制收敛,2000座中只有一座Apsara的笑是露齿的,似乎因为什么难以抑制心中的喜悦。有时导游会让游客去找找这个露齿的雕像。在回廊里游走,忽然想起了这件事,也想找找那唯一的一个。一回头,赫然遇见一个Apsara正露齿朝我微笑,有些不敢相信。这里雕刻得不是无情的神,而是充满了生活的细节和情感,这也是他们感动世界的又一原因。此后在寺中,真的再也没有发现第二个露齿的Apsara。
智利之夜
吴哥所在的暹粒老城,最热闹的两个地方就是老市场和酒吧街,我们选的酒店就在附近。正值世界杯,当然不能错过的是去酒吧看球。在新加坡才发现国内的球迷多么幸福,在家的大屏幕上看对很多新加坡人都是奢侈。电视里几乎没有免费的直播,要是买转播的套餐大概要600多人民币。很多人都是附近的社区中心、酒吧和一些买了直播套餐的食品阁看。在家上网看球就得忍受低略画质和断续的网络。难得有球迷一起出行,不能错过去酒吧街感受世界杯的机会。
酒吧街里大多是来此的欧美游客,街道中间拉起了足球主题的装饰,很有气氛。离比赛开始还有很久,沿街酒吧就已经支起了大屏幕。随着音乐,一拨游客在街中心起舞,街道瞬间high起来。当天的比赛是东道主巴西对智利。酒吧里大部分是中立球迷,也许偏向巴西居多。中间有四五位智利球迷,不断的加油歌唱,智利扳平时,他们披上国旗冲到大屏幕前,全场为之欢呼。不知不觉,酒吧里的人们都成为了智利的支持者。“Chile~ Chile~”的歌唱贯彻下半场和加时赛,最后又是和智利同屏息的点球大战。虽然最后功亏一篑,这晚的智利队和智利球迷都让大家喜爱和尊敬。没有那几位,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对智利队有如此的情感。真的羡慕他们可以如此真切狂放的支持自己国家的队伍。中国球迷还要等多久?
 
三天的吴哥之行很短暂。感受了巴戎的高棉微笑,罗洛斯的前吴哥风格,女王宫的东方蒙娜丽莎,崩密列残破的震撼。没有去的还有更多,中国修复的几个寺庙没时间去看下。之前中方负责人是天大的一位师兄,上月因病过世,哀痛惋惜。吴哥的壁画雕刻,建筑师、服装设计师、首饰设计师、舞者,都可以从中学到很多。一个有缘之地,再多了解些背后的故事,会再来~~~~